繁花易碎

话本同名

我又出来丢人了。

这次又是临摹,p2为原图。

最后想感叹一句我真是个上色废。

《消逝的羽翼》封面

请原谅我的手拙

还有就是,我改名了

更名为繁花易碎

普宁小短篇(可能会有后续)


对不起,我咕咕了(被打)

因为各种原因,我的原创文暂时不更

所以摸了一下普宁

这是我的第一篇同人,小学生文笔勿喷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海水拥抱着少女,冰凉的触感包裹着全身,声音被生硬地封锁在喉咙里,耳边只听见泡泡不断向上冒的声音,只能看着海面上的光亮不断远去。

没人听见八寻宁宁的惊呼。下次应该学会游泳的,她这么想着。她艰难地在水里试图游上水面,奈何她不会游泳。她就不该参加这次旅行的!要不是为了看到心爱的源王子再加上好朋友赤根葵的邀请,她怎么会上了这艘昂贵的游轮。

 

“扑嗵”,“嗵”一抹金色出现在水里,然后向八寻飞快地靠近,一只温暖的手抓住了她的胳膊,她艰难地睁开眼睛,一位少年抓住了她,她抱着她,火热的体温透过衣服传递过来。少年身穿着蓝白相间的水手服,一头黑色的短发在水里随着波浪荡漾。他将他揽入怀中,带着她游向水面,此时的八寻因喝进太多的海水而晕厥过去。

 

少年轻松地将她揽到被丢下来的救生圈里。当他们终于回到甲板上时,八寻依旧昏迷不醒。

“喂!醒醒!振作一点!”少年拍拍少女的双肩,八寻没有反应,少年叹了口气,“唉,真没办法。”他俯下身子。“咳。咳咳。”被喷了一脸水的少年抹了一把脸,坐直了身子。八寻缓缓地睁开眼,只看见少年端正地坐在身边。八寻望着眼前那一抹金色,突然发觉的少年对于八寻的注视报以礼貌的微笑。八寻别过头,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。

 

少年轻笑着再次俯下身子,一下子将她抱了起来。

”咦~!发,发生了什么?“

少年低下头,八寻只觉得耳边有几丝热风吹过,

“你刚才差点死了呢。”少年眯起金色的双眸,徐徐微风从海面上 吹来,拂起少年的碎发。八寻的耳朵红了起来。八寻再次别过头,太近啦!!!两个人就这么尬着。八寻听着少年踩在甲板“哒哒”的脚步声,竟有几分安心。她望着逐渐西沉的太阳,粉红的眸子浸染着夕阳的橘黄。

“真美啊!原来海上的夕阳这么美!”八寻不禁感叹,说完后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,怯怯地望着少年。这样会不会显得自己很没见识呢,八寻的两颊微红了。

“当然。海上的夕阳与陆地上的夕阳完全不一样。我第一次看到也被它的雄伟惊讶到了。“眼前的少年仿佛拥有读心术一般。

“咔哒” 少年打开了医务室的门,”哟,土笼医生。刚才这个女孩掉进海里了。接下来,拜托你啦!”一名有着半边紫半边白头发的中年男子转过身来,脸上戴着一副金边眼镜。土笼:中年男子。。。

 

“柚木普,你一来医务室就给我一堆事做。还有哦,弥子发现你的恶作剧了,嘴里念叨着要禁你一个星期的甜甜圈。”

“唉!!?这可不行!”柚木普放下八寻,“那接下来交给你了哦 。”

“哦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番外:婚后生活(然而不是)

“呐,八寻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相遇吗?”原本靠在窗边看着夕阳的柚木普突然靠在沙发的把手上。

“当然记得啦。”八寻懒洋洋地靠在抹茶色的沙发上,把最后一口草莓蛋糕吃完后,八寻猛地转头,被逐渐逼近的柚木普吓了一跳。

“那个普君你在看什么,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柚木普眯起鎏金的眼眸,慢慢逼近。

“其实我现在在后悔一件事。”

“你不会在后悔救了我吧。吃我一记头槌。”

“唉才不是呢。我呀我是后悔……”柚木普挡住八寻的额头。当看到八寻紧紧闭眼的样子,柚木普轻笑了一下,舔了一下她嘴角的奶油。

“你呀,总是这么冒失。”柚木普轻轻地刮了一下八寻的鼻梁。“嗯,这种蛋糕还蛮好吃的。”

“你,你。”八寻的脸逐渐红透了。

“吃我一记头槌。 “

“嘶,八寻就不能对我温柔点吗?“

“你,明天你不许吃甜甜圈!”

“唉?!不要呀!”柚木普的惨叫响彻云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其实吧,有刀的版本,但我不忍心啊

磕糖多开心啊

消逝的羽翼(4)

对不起,昨天鸽了你们。

我实在是写不下去了。

我们互相催更。一群魔鬼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个平常的一天,妈妈和往常一样安静地待在小阳台看风景,女孩出去买菜。妈妈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所有的一切在妈妈接通电话的那一瞬间改变了。当女孩回来时,她看见妈妈身着自己最喜欢的白纱裙,坐在客厅,这次她没用轮椅。

“咦,妈妈你穿这身干什么?想通啦!”正在暗自庆幸的女孩放下手中的菜。

“女儿……”妈妈抬头望向女孩,刚想说什么又无可奈何地闭上眼睛和嘴巴,她展开了自己的笑颜,但却又有一丝苦涩。“能跟我一起去阳台吗?”

“好的,不过阳台没有什么特别好看的东西呢?”这么说着,女孩已经扶起了妈妈,她们缓缓地走到了阳台。碎花的窗帘微卷,阳光斜射在阳台的摇椅上。

“有啊。”妈妈微笑着说,“有一望无边,蔚蓝的天空,有谁也留不住的愈多,还有我最喜欢的在天空中自由飞翔的鸟类。”

“女儿啊,我有个愿望没有实现。我希望你能代替我在舞台上跳舞。对不起。让你背负我破灭的梦想。”

“没事啊,只要妈妈能振作精神,要我做什么都可以,何况我最喜欢跳舞了。”女孩的发丝在微风下晃荡,她微微地笑了一下,与脸上可怖的伤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妈妈带着歉意伸手抚摸了一下女孩脸上的伤疤。

“那就好。你可要好好地活下去了啊。”女孩心中有些不安,“好了,你去做饭吧。我有些饿了。唉,谁叫我脚受伤了呢。只能麻烦你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女孩边走进厨房,边紧蹙眉毛。那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女孩系上围裙,“啪”她突然听到阳台窗打开的声音。

“不好!”女孩跑进客厅,看见妈妈坐在窗口。

“妈妈!你要做什么!不要瞎想!所有的一切我们一起承担!不要,不要抛下我!”

女孩跑进阳台,她从未觉得客厅有这么大,大得到达不了妈妈的身旁。就当她快要触碰到妈妈的时候,妈妈扭头朝着女孩微笑,张口说了几句话,然后挪动了一下掉了下去。

女孩已经泪流满面,她说的是“我爱你,对不起,再见。”女孩跌坐在地上。

“也许妈妈还有救。”她慌乱地连走带爬地找到了家里的座机电话,拨通了120。

“你,你好,我……”她颤抖地把一切都说清楚了,然后直奔楼下。

“妈妈你千万不要有事啊。”她从未觉得六楼有这么高。当她看见一群人围在周围时,她的心咯噔了一下,她咽了一口口水,轻轻地拨开人群之间的缝隙,当她看见妈妈冰冷,悄无声息地躺在地上,深红的血液在她的头部弥散开来。女孩眼前出现了重影,一种恶心的感觉涌上喉咙,喉咙仿佛被一只无心的手扼住,喘不过气来,那只手把她拉到地上,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,一分一秒十分漫长。周围的人迅速把她围了起来,人群里转来的窃窃私语她忽然听不见了。她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她偏头看向妈妈,她看不清她的表情,她的眼前糊成了一片。

“妈……妈”这是她昏倒前说的最后一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的周更啊被我吃了啊

Q:来宣传宣传自己的原创作品吧?

我是新手哦,刚开始写原创。

可惜我的文笔也不是太好,。

我写的是场悲剧,有点致郁的味道。

所以希望有兴趣的人可以看看。

合集的名字叫消逝的羽翼。

火速丢个人就走。(捂脸)

消逝的羽翼(3)

是的,我又更了。

说好的周更呢。

我最近准备开个新坑,巨坑的那种

我觉得我要填坑填死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妈妈她……不能再跳舞了,她的双腿被车压伤,连以后走路都成问题,还有……”

女孩的大脑一片空白,什么,在舞台上跳舞是妈妈唯一的梦想啊,为什么,上天这么的不公,妈妈苦练二十几年,只为这几年在舞台上伴随着音乐舞动。如今却……

“还有,你和妈妈的脸……”

“我知道,爸爸。”女孩打断了爸爸,“我和妈妈能活下去是个奇迹,我已经不抱有奢望了。”不抱有奢望,说出这几个字是多么的简单啊,其实女孩心里一直希望这是假的,当发现自己的脸被绷带缠起来的时候,她已经知道结果了。人呐,是多么喜欢自欺欺人的生物啊。她一直在对结果抱有侥幸,现在石头终于放下了,但同时又陷入深深的绝望。

“大不了,我可以带着面具。”女孩轻笑,但眼中却又有着一丝痛彻心底的悲伤,她很快地把这一丝悲哀掩盖在了眼眸之下,她不想让爸爸担心。

可她始终不甘心,她的手紧紧攥住床单,直到指甲的印子透过床单在手上留下红色的印子,她才慢慢地松开。

那天是个大晴天,瑰丽的晚霞从窗外抛进一缕由黄渐红的薄纱,晚风吹动着女孩绝望的心。

女孩慢慢放松了紧紧蹙着的眉头,微微抬头,看着教室里的钟。

“糟糕,时间快到了。” 女孩快速地把散在地上的纸和书摞在一起,当再次看到那些谩骂的字眼后,女孩微怔了一下,依然把它们捡起来,把已经被踩的都是脚印的书包掸一掸,把所有的东西都装进了书包,包括她的悲伤和孤独。她擦了擦挂在脸上的泪水,再确认所有人走之后,飞奔到学校隔壁的小区,那是她的家啊……

回到了家中的女孩,在一张黑白的照片前的雏菊换了一次水、

“我回来了……妈妈。”当她把玻璃杯轻轻地放在相片时,她轻轻地说道。她将相片拿起,抚摸着在照片上舞动的妈妈,那时她正跳着天鹅湖这支舞,舞台上的妈妈犹如一只真正的天鹅,优雅缓慢地踮起脚在舞台上闪烁着名为美丽的光芒。

 “那时是多么的美好啊,可惜……再也回不去了。”一年前,妈妈自杀了,女孩至今都不敢想象昔日乐观美丽的妈妈会选择自杀。当时,网络上的舆论满天飞。“惊爆!昔日的舞蹈之星竟因毁容和腿受伤而退出舞台。”“呵呵,还有点自知之明,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什么龌龊的事才毁容的。”妈妈饱受非议。她终日在家里,每日的买菜工作都由女孩来进行。

“对不起,给你添麻烦了,女儿。”每次回来妈妈都会坐着轮椅对女孩边微笑边多我说,眼里多了些无奈。妈妈吧烧毁的一半脸用面具遮了起来,在房间里学习弹以前放弃的钢琴。就在女孩以为妈妈走出阴影的时候,不幸在悄悄地靠近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不说了。

我准备再次更文了,他们干的,剥削我。

也许更不了(小声)

消逝的羽翼(2)

今天在@Claireee @是苏丞吖. 的催更督促下,我今天更新了呢。

我是不听歌就写不出来的那种。

感谢他们。

总之,正文开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果然是梦吗?”昏迷了不知多久的女孩攥紧了右手。但那种由指尖蔓延到全身的温暖的感觉挥之不去。

“果然没有人会愿意接近我啊。”女孩撩起了左边的头发,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在女孩精致的脸上出现。她尝试去触碰它,刚触碰一下,但却又烫手似地远离了那道伤疤。那场车祸仿佛发生在昨天,她只觉得她再次回到了火海之中无助地趴在了地上,女孩蹙紧眉头。那场车祸埋葬了她的梦想和她妈妈的前程。

那天,在女孩和妈妈开车从剧院回到家的路上,一辆刹车失灵的大货车突然冲出。明明前一秒还是欢声笑语,下一秒两车相撞,发生了火灾,玻璃在女孩的脸上和手腕处留下了痕迹。而女孩的妈妈的脸被烧毁嵌满了玻璃渣。当时女孩被甩了出去,只能无助地看着满脸血还仍然昏迷的妈妈被压在车下,逐渐被烟雾掩盖,她没有力气哭泣,她想大声喊叫,她想叫醒妈妈,可是她距离她太远了。她把手伸向妈妈的方向,可她的视线已经糊成一片。她用尽力气向妈妈爬去。

在昏迷前女孩喃喃自语道:“我和妈妈一定,一定能,活,下,去……”抱着这个愿望,女孩的视线逐渐模糊起来。

再次醒来,一睁眼便是洁白的天花板。她发现自己的脸被绷带缠了起来

“我……还活着。妈妈呢?”她喃喃自语。一扭头便是躺在床上的妈妈,她的脸也同样被包了起来。妈妈旁边的桌上插着一束快要凋谢的向日葵,那是妈妈最爱的花。

“踏,踏,踏”沉重的脚步声由轻变响,最后在女孩和妈妈的病房前停住了。

一张苍白的男人的脸出现在门口,手中的向日葵掩盖了他一半的脸,让他的脸显得更加苍白,仍在怒放的向日葵上挂上了几颗在摇曳的露珠,那一刻微风从窗口吹过,带动了原本静止不动的窗帘,形成了一个向上的弧度,风吹动了遮住男人脸的向日葵“飒”,露出了一张憔悴且熟悉的脸。

男人手中的向日葵一下子掉在了地上,向日葵在地上散开,花瓣飘落了一地。

“爸……爸?”女孩惊讶地睁大了双眼,艰难地吐出了这几个字,女孩这才发现她嗓音的沙哑。

男人愣了片刻,一下子抱住了女孩:“是爸爸对不起你们,是爸爸来晚了。”爸爸的声音很嘶哑,欢喜中带有悲哀。爸爸,究竟是为什么悲哀呢?这种悲哀从内心深处而来,这种悲哀感染了女孩,女孩不由得一抖。爸爸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一下子放开了女孩。他的眼睛布满了血丝,眼皮耷拉着。女孩的眼神的转向了邻床的妈妈。

“妈妈她……”当女孩听清楚爸爸在说什么的时候,她只看见爸爸的嘴一翕一合,脑袋顿时一片空白,女孩愣住了,微风拂过女孩的身后,仿佛在吹拂着一对看不见的羽翼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突然没思路了

今天就这样吧

其实我更得还挺开心的

消逝的羽翼——致所有失去梦想的人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泛黄的绿叶在微风中摇曳,当夕阳照射在学校里,放学的铃声如约而至,学校再度充满欢声笑语。然而一个学校的一个小角落里,女孩无助地从墙上滑落,紧紧地护住她的头,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她的脸,露出来的右手手腕有一道道的疤痕,课本从她身上纷纷落落,飘落下的纸写满了谩骂的字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个丑八怪还想上校庆表演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不过是白日做梦罢了”

         班级里的所有人对她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让你登台,不过是辱没了你妈妈的名声罢了。哦,她已经毁容了而且死了呢,哈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不准说侮辱我妈妈!她是名优秀的舞蹈演员!”沉默已久的女孩忽然爆发,把面前的女孩扑到了地上,打了她一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竟敢……还愣着干什么,快把她拉开,我衣服都被她弄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站在她四周的人把她团团围住,无数只手像钳子把她牢牢抓住,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,班里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手帮助她,而是在一旁冷眼旁观窃窃私语。眼泪夺眶而出。为什么,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么,我什么都没做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为什么,我究竟是个只能活在阴影之下的人啊,为什么,没人愿意帮我,到底,是为什么啊。这不公平!绝望像只无形的手将她的嘴堵住,她被拽入深渊。周围的人对她拳打脚踢,她无力地瘫倒在了地上,掩盖在刘海之下的眼睛无力地看着地上。一阵阵剧痛在她的身上不断地出现,她没有把疼痛喊出来。因为她知道无人会站出来,他们只会打她打得更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们都散了,只剩下她一人瘫倒在地上。她顾不得呻吟,她已经没有感觉了,只觉得自己好像要飘起来了,但身体却在拖着她把她拖回这个伤痕累累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不起,妈妈。我终究不能实现你的遗愿了。我尽力了,就这样好,就这样好。她的眼皮逐渐下落,泪珠不断地流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对,不……起……”她的声音逐渐微弱下去,只有嘴唇在一翕一合。放学后的阳光停留在她的身上,她却觉得寒冷无比。她的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。恍惚间一只温暖的手伸向她的右手,抚摸着她在右手的伤痕,她看不清那人的脸,那人的嘴开开闭闭,最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,不,不要走!”她只能无声地呐喊。她眼前一黑,只听见了一声:对不起。声音似乎有点熟悉,是在哪听过呢,女孩顾不得细想,便失去了意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看完之后你们可能有个问题,那就是为什么主角没有名字呢?

这绝对不是因为我懒。而是因为我是个起名废,而是因为最近我在the burned truth取了超多名字。

更新的话,尽量保持周更,没错就是尽量。